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4号线 > 本文地址:http://www.circulaire.cn/licai/2019/102223132019.html

2019-10

时间:2019-10-22 来源:(原创/投稿/转载) 编辑:联络员

  老娘不相信,莫三郎也不急,“您又不信,我每次说话你都这样。赵五他舅在宅子里看门,他们当然能进。”

  “说起来,那宅子的主人一年只过去住几天,却占了那么一大片山,还找了人看山,害的砍柴都少了去处。”张婆子抱怨。

  “赵五还说,若是我要去的话,直接找他舅就行。”莫三郎机灵的眼珠子看了一圈吃饭的家人,“要不咱们也去泡泡?”

  “做人要踏踏实实的。”莫振邦显然不赞成,“那是人家的地方,就是个汤泉,在家热点儿水洗洗还不一样。”

  “这不是那家主人也不在吗?”莫三郎接道,知道自己的爹认死理儿,“过年了,就带大峪过去耍耍。”

  “好!”大峪直接从炕上跳起来,看着张婆子,“嫲嫲,我要去,我想看看那里的大狗。”

  “真能进去?”张婆子问了声,大峪就是她心头的软肉,更何况这件事看起来也是占便宜的。

  外间没有灯,洛瑾摸着黑生了火。这个灶膛是第一次用,里面很空,所以很费火,锅里的水开的慢。

  莫恩庭没有等水开,就提了桶温水进了里间。白日里补墙落了一身灰尘,爱干净的他无法忍受。

  里间传来哗啦啦的水声,那是莫恩庭在清洗。洛瑾坐在灶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灶膛里的火烤的,觉得脸有些烧。

  接过盆,里面的衣裳散发着鱼腥气。洛瑾舀上水,觉得莫三郎不一定能把衣裳洗干净,便道:“我帮你洗吧。”反正她现在没有事做,总听见里间的水声,不如做点儿什么。

  里间,莫恩庭清洗完,挂好帘子,想将屋里的水送出去。看见洛瑾坐在黑影里搓洗着莫三郎的衣裳。心里有些奇怪,难道老三不会自己洗吗?

  洛瑾听到动静回头,看见莫恩庭站在里间门边,一头黑发披在肩头,湿漉漉的,水珠子顺着发梢低落。

  水桶放到院子里,莫恩庭回到屋里。“明日再洗吧。”他前些日子在家的时候少,现在才知道,洛瑾在家里一天要做不少活儿。难为以前娇生惯养的,现在却在农家院子里洗衣做饭。

  莫恩庭没再说什么,回了里间。外间因为烧了火,并没有以前那么冷,洛瑾睡的时候身子终于可以舒展一些。

  说起后山,那里其实是一座庄子,因为山里有汤泉,山中间又有一座湖,庄子的主人便在湖边建了座宅子。平常不怎么去,就是偶尔会带着妻妾过来玩儿而已。

  去泡汤泉,素萍要照顾婆婆去不了,宁娘自然是要拉上洛瑾的,两个女人可以互相说个话儿。

  晚上的山路对洛瑾来说并不好走,对其他人就没什么影响,所以她拉在了后面,宁娘不时会停下等着她。

  “还有多远?”洛瑾问道,现在已经翻过了上次拾柴的后山,正顺着一条山涧的小路往前走着。

  “这湖底全是石头,当初不大,是宅子的主人修了一条水坝,将水存住了。”宁娘说着话,“说来奇怪,这湖里鳖多,鱼倒是没见有多大的。”

  “应该是鱼都被鳖吃了吧。”洛瑾说了声,这湖四周全是山,现在走的路旁,就矗立着陡峭的岩壁。

  说到这里,宁娘笑了声,“前年老三来这里捞鱼,鱼没捞着,捞了三只鳖回去。”

  莫三郎上前敲了敲门环,没多久,有人过来开了门。莫三郎和那人说了几句,便走回来说要从后面的小门进。

  来的人加上大峪一共七个人,莫钟是闲着没事儿,厚脸皮跟来的;莫大郎是来照顾自己儿子的。

  莫恩庭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无聊了,居然也跟了来。眼看着二月就要县试,不是要留在家里温书吗?

  晚上,看不出这座宅子的样子。但是洛瑾觉得它应该很大,比自己以前的家还大,应该是大富之家的。

  汤泉不小,整个屋里水汽缭绕。大峪跑到水池边,小手伸进去,立即缩了回来,“烫死了。”

  看着儿子夸张的样子,宁娘戳了戳大峪的额头,“一会儿就把你泡熟了。”惹来众人一阵笑。

  除了这处汤泉,这家主人还在旁边的山石上凿了一个石洞,里面有一处比较小的汤泉,正好两个女人可以过去。

  洛瑾嗯了声,将衣衫搭在一旁的石头上,坐在池边,漫漫滑入水里。温热的泉水瞬间将身心包裹,她不由舒服的叹了口气。

  “你说这人差别还真是挺大的。”宁娘摸着自己的头发,口气带着些羡慕,“人家这日子。”

  宁娘伸手接过,眼睛落在洛瑾身上。白嫩细腻的皮肤,水汽的原因,脸色红扑扑的,像是熟透的蜜桃。黑亮的发沾了水贴在手臂上,眼神清澈。这模样,怕是谁见了也会挪不开眼。

  宁娘是淳朴的农家娘子,从来没想过女人会养的这么好。她拿起洛瑾的手,“希望二叔早日得了功名,也省的你这手变成我这样。”

  “好。”宁娘趴在池边,背上地那只手软的很,根本就觉不到力气,“你这丫头也是倔,明明聪慧,却整日一言不发,呆呆的。”

  “她对我很好。”以前小的时候总跟在她身边,后来姑姑嫁人的时候,洛瑾记得自己哭了,非要母亲将姑姑抢回来。

  隔着两步的距离,依然能感受到洛瑾身上的湿气。黑暗中,她的长发披着,“叫嫂子快些,该回去了。”

  只是一声狼叫就把她吓成这样。“有。所以晚上村里人一般不出门儿的。”不知为什么,他就是想吓她。

  往回走的路上,洛瑾再没掉过队,紧紧跟着宁娘。玩累了的大峪也趴在莫大郎的背上睡着了。

  回到莫家已是深夜,正屋里没了灯火,莫振邦两口子已经睡下。剩下的人,放松脚步回了自己的住处。

  腊月二十七,是年节前镇上的最后一个大集。莫大郎和莫三郎去了集上,采买过节要用的香纸蜡烛。

  宁娘赶着缝制过年的新衣。洛瑾拿着扫帚在清扫院子。不知为何,这日有些阴冷,没一会儿,手就冻得发麻。

  院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位妇人犹豫着走进了半个身子,站在那里朝院里张望。她三十多岁,浑身穿的很厚,好似是怕冷,一张有些苍白的脸却难掩美貌,藏在深深地兜帽里。

  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联系客服读者导航作者导航招纳贤才权利声明广告服务友情链接常见问题诊断工具

  本站全部作品(包括小说和书评)版权为原创作者所有 本网站仅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本站所收录作品、互动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第三方行为

  与本站立场无关。网站页面版权为晋江文学城所有,任何单位,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复制、分发,以及用作商业用途。

  重要声明: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暴力小说,一经发现,立即删除违规作品,严重者将同时封掉作者账号。

栏目分类

本网转载作品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进行修改或删除!联系我们 -